長江商報 > 張秀根父子借華泰汽車騰挪財技   頻頻質押股權和土地“圈錢”超130億

張秀根父子借華泰汽車騰挪財技   頻頻質押股權和土地“圈錢”超130億

2019-06-24 06:13:53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特派記者 吳婷 曹雪嬌

    北京報道

    連續銷量下滑、債價暴跌、凈利巨虧,華泰汽車經營困境和系統性的資金危機已經凸顯。

    然而,事實上,據長江商報記者了解,盡管車沒賣出去多少,華泰汽車的實控人通過騰挪財技,譬如投資汽車項目在當地換來煤礦和土地等手法,收益豐厚。

    長江商報記者粗略統計,華泰汽車三大生產基地和華歐德項目,共計為華泰汽車募得資金超130億元。

    而有2/3還是荒地的華泰汽車在鄂爾多斯的廠區,如今地價已經漲了8倍。至今,華泰汽車還與當地就6000畝市中心城區土地的產權糾紛及33億安置費“扯皮”。

    與此同時,華泰汽車2018年上半年報顯示,華泰汽車通過質押子公司股權、房產土地、設備等,獲得并已使用的銀行授信高達196.84億元。

    200億資金流向何處?長江商報記者多次致電華泰汽車集團,均無人接聽。

    凈利降243% ,張氏父子身家增62%

    資料顯示,華泰汽車創始人張秀根,2000年創建了華泰汽車,在2005年就登上了福布斯中國富豪榜。

    2018年,張秀根以138億元的身家位列福布斯中國富豪榜第137名。而2017年,張秀根財富僅85.1億元,排行254名,僅一年身家增長62.2%。

    然而,2018年華泰汽車業績并不理想。華泰汽車向上海證券交易所提供的財務數據顯示,2018年華泰汽車實現營收181.8億元,同比增長1.8%;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6億元,下滑243.24%。主要是公司本年度收購上市公司曙光股份形成的商譽減值21.56億元所致。在銷量方面,2012-2015年間銷量逐年提升,2016年下滑,2017年突破了10萬輛大關達到了13.26萬輛,但2018年又開始直線下滑。

    起起伏伏的銷量,與張氏父子暴增的身價顯得格格不入。

    然而,即便華泰汽車不賺錢,張氏父子也“不差錢”。2017年年底,華泰汽車以31億元借殼曙光股份上市,持有曙光股份19.77%的股權、以投票權委托的方式擁有曙光股份1.5%的表決權,合計擁有曙光股份表決權為21.27%,成為曙光股份的控股股東。

    彼時,業內人士認為,華泰汽車拿下曙光股份志在新能源汽車市場。但在汽車觀察員肖紅看來,華泰汽車是傳統車企,轉型做新能源競爭壓力很大,不排除資本運作的可能。

    事實上,完成過戶后,華泰汽車就將此5.28%的曙光股份股票分兩次質押用于融資周轉,剩余股份則是延期5次辦理。在全部股份完成過戶12天后,曙光股份就發布了大股東華泰汽車股權質押的公告,股權質押比例達持股數量的73%。

    不過,與工廠停產停薪時間幾乎相同的是,2018年10月,華泰集團將曙光股份所持有的1.33億股被全部質押。同年11月底,曙光股份發布公告顯示,大股東股份被司法凍結的公告,華泰汽車所持公司19.77%股份全部被山東高院司法凍結。2019年5月30日,最新公告顯示,華泰汽車持有的曙光股份2000萬元股份被凍結,凍結期限三年。

    圈地募資超130億:鄂爾多斯超70億

    股權出質、土地質押,華泰汽車靠此已成功募集超133億元。

    數據顯示,華泰汽車集團(天津)有限公司2016年—2019年先后4次質押股權,累計出質股權數20.16億元;動產抵押共4次,被擔保債權數額累計達23億元。按此計算,天津華泰僅此套現就達43.16億元。

    而在股權質押中,榮成華泰股權出質次數最多,2017年—2019年,有效股權出質9次,累計出質股權數達5.17億股。土地質押9次共26.34公頃,獲抵押金額5531.67萬元。

    天眼查數據顯示,2015年至今,鄂爾多斯華泰共進行了4次股權質押,同時鄂爾多斯華泰還通過質押機器設備獲得4.06億元被擔保債權數額。

    除此之外,鄂爾多斯華泰又將土地進行了兩次質押。質押土地面積為34.79公頃,其中包括9.93公頃工業用地,共獲得抵押資金14.70億元。

    按此計算,華泰汽車通過鄂爾多斯華泰共募得資金超過18.76億元。

    此外,彼時鄂爾多斯華泰獲得的兩座煤礦,其中一個2008年華泰汽車已經變現套利7億元。同年,另一座煤礦華泰汽車持股30%,與淮南礦業共同開發。

    而已經荒廢的歐意德,從2014至今出質股權共計4次,其中2次出質股權總數額達2.12億元。同時,從2015年至今,共有5次動產抵押,僅在錦州銀行獲得被擔保債權數額就超過20億。

    在2014年-2016年的三年時間里,歐意德實施了5次土地質押,質押土地面積達59.64公頃,其中包括12.08公頃的工礦倉儲用地,共獲得抵押金額22.5億元。粗略統計,歐意德在6大子公司中募集資金最多,共計44.62億元。

    按此粗略計算,華泰汽車在鄂爾多斯基地募得資金超70.38億元。

    同時,資料顯示,位于江陰市新技術產業開發區投產的華歐德變速器有限公司,也被華泰汽車數次質押,為母公司華泰汽車籌集到至少14.38億元資金。

    至此,三大生產基地和華歐德共計為華泰汽車募得資金超130億元。

    另據《華泰汽車集團有限公司公司債券年度報告(2018年)》披露的發行人子公司股權受限情況,華泰汽車所持有的天津華泰、鄂爾多斯華泰、內蒙古歐意德發動機公司、華泰汽車集團(天津)有限公司、華歐德、榮成華泰、天津恒通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曙光股份的所有股權,均已100%質押給銀行。

    據華泰汽車2018年上半年報,華泰汽車通過質押子公司股權、房產土地、設備等,獲得并已使用的銀行授信高達196.84億元。

    債價暴跌,負債高達370億

    員工欠薪,汽車金融百萬罰單、法定代表人被限制消費,華泰汽車債務危機引發債價崩跌。

    截至發稿,天眼查中天眼風險顯示,華泰汽車集團共有風險8022條,其中自身風險73條,周邊風險高達7839條,預警提醒有110條。

    由于債務危機,2019年年初,因債券“16 華泰 01”二級市場交易價格發生異常波動,觸發臨時停牌。4月,華泰汽車表示,此公司債由“無擔保”變更為“張秀根(華泰汽車創始人)提供無限連帶責任擔保”。

    在鄂爾多斯,華泰汽車園被市民稱為“釘子戶”。根據當地轉型發展規劃,康巴什新區將由資源型城市轉向旅游型城市轉型。

    2016年11月,鄂爾多斯市政府《關于華泰汽車集團康巴什廠區土地使用權回收相關事宜批復》文件顯示,鄂爾多斯華泰表態,將嚴格按照康巴什新區政府審計整改意見要求,依法依規按時限做好土地、廠區搬遷等工作。但直到2017年,鄂爾多斯華泰廠地還未執行搬遷計劃。

    康巴什國土資源局在向東勝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未果后,將鄂爾多斯華泰告上內蒙古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要求其限期移交建筑、土地等不動產,辦理資產移交手續,并支付共計7246.45萬元違約金。但是鄂爾多斯華泰反訴要求33億元的安置費,并要求進行4.8億元的土地補償。

    內蒙古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一審認為,雙方并沒有達成全面的拆遷補償協議,由此引發的糾紛不是平等主體之間的民事糾紛,并不在法院受理范圍內。一審后,康巴什區國土資源分局和鄂爾多斯華泰同時提出上訴,但二審維持原判。鄂爾多斯華泰廠區搬遷工作就此擱置。至今仍未解決。

    此外,今年華泰汽車金融也遭行政處罰。2019年1月,天津銀保監局對金融機構開出11張罰單。其中,華泰汽車子公司華泰汽車金融有限公司,因“董事、高管未經任職資格核準實際履職”及“庫存融資貸款‘三查’不盡職”,被處以100萬元罰款,包括董事長張秀根在內的2位個人被予以警告。同時,華泰汽車法定代表人苗小龍被列入“限制消費人員”名單。

    值得一提的是,在這之前,華泰汽車集團剛完成兩次股權變動。華泰汽車集團的股東原是張宏亮和張秀根,持股比例分別是76%和24%。股權轉讓完成后,華泰汽車集團的股東變成了張秀根和苗小龍(張秀根妻弟),持股比例分別是99%和1%。苗小龍出任法人代表。

    財報顯示,華泰汽車2018年經營活動和投資活動的現金流凈額為20.6億元和-5091萬元,期末現金及現金等價物余額28.99億元。而截至2018年末,華泰汽車流動負債合計260.4億元,負債合計375.66億元。

    在2018年上半年報中,華泰汽車表示,公司已發行債券目前存續64億,其中50億明年進入回售期、14億明年到期,下半年公司繼續尋求新的融資機會。

    華泰汽車在2016年公開發行三期公司債,分別是“16華泰01”、“16華泰02”和“16華泰03”,金額分別為20億、10億和20億元。2019年7月28日和10月26日,“16華泰02”和“16華泰03”將面臨回售。華泰汽車2016年非公開發行的債券“16華汽02”(14億元)也將在2019年的7月26日到期。

    汽車觀察員肖紅認為,作為中國最早生產SUV的車企,特拉卡、圣達菲打開市場具備先發優勢,但華泰并未將資金用于研發擴展產品。在汽車和房地產行業雙雙下滑情況,華泰汽車已錯失行業發展紅利,未來經營和資金壓力堪憂。

    天津華泰汽車車身制造有限公司廠區內,停放有近千臺已上牌照的新能源車。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黑龙江p62几号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