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江商報 > 奔馳車主30萬新車無法上鎖三次檢查無果   “贈送”保養服務需另交6300元才能使用

奔馳車主30萬新車無法上鎖三次檢查無果   “贈送”保養服務需另交6300元才能使用

2019-05-17 06:42:33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見習記者 曹雪嬌

近日,武漢奔馳車主李維(化名)向長江商報記者報料,花30萬元購買的奔馳GLA200問題頻出:一鍵啟動感應失靈、車門無法上鎖……三次將愛車送去檢測,均被告知“沒有問題”。

因自己汽車的質量一直存在問題,受此前西安車主維權的啟發,他也重新檢查了自己的購車合同,發現了合同中存在貓膩。

李維發現,購買奔馳時交的一萬元金融服務費,在合同中變成了代辦服務費。而且,他花4000元購買的車輛終身A保,在合同中呈現的卻是贈送A保,并且在使用時被告知要先購買消費B保,而不得不再花6000多元。長江商報記者調查發現,A保和B保并非需要同時購買。

有律師向長江商報記者表示,在享受A保養服務的時候強迫消費者買另一個保養,從合同的角度來說,4S店對于合同沒有完整地履約,在公平交易的方面,也存在一部分問題。

汽車出現車門鎖止問題

李維告訴長江商報記者,2017年5月28日他在星隆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以稱星隆汽車)貸款購買了一輛奔馳GLA200時尚款汽車,裸車價為25.68萬元,實際落地價格為30.35萬元。

在使用中,李維發現自己的愛車經常會出現一鍵啟動感應問題以及方向盤左偏。

據李維回憶,2018年11月14日晚,李維下班回家,停車時,發現汽車不能熄火,副駕車門也無法上鎖。

之后,他將車送到星隆汽車檢測,并未檢測出外在問題。

而李維分別在2018年9月8日、2018年11月15日、2019年1月11日以及2019年2月4次通過微信咨詢的方式向星隆汽車說明自己汽車出現的一鍵啟動問題,在此期間星隆汽車通過三次保養檢測對汽車進行了檢查,均未從外在檢測到車輛問題。

最終,星隆汽車回復李維,方向盤向左偏的問題可維修解決。車門是隨機事件,無法在正常情況下檢測出,只能在發生時檢測。

李維碰到的情況是否只是個案?長江商報記者統計發現,無論是一鍵啟動還是車門鎖止故障,在網上早已經有類似問題的報道。

2018年奔馳官網累計發布12次召回公告,在第二季度的第四次公告中,針對“2017年1月4日至2017年6月5日期間生產的部分S級和GLS級車輛,共計7799輛”汽車發起召回,召回原因是“由于供應商生產偏差,上述受影響車輛的左側門鎖可能無法正常鎖止,不符合相關規定要求。”但查閱所有官網召回公告,均無李維的GLA200系汽車。李維成為汽車頻繁出現質量問題的“特例”GLA車主。

長江商報記者通過查閱過往新聞發現,早在2015年奔馳一鍵啟動失靈問題就已在杭州有報道先例,且此問題覆蓋面極廣,涵蓋了E級、S級、C級、CLK級、ML級以及SL級等幾乎所有奔馳車型。記者還發現,2019年至今,根據奔馳官網發布的召回公告,已經宣布召回9.76萬輛汽車。同比增加248.7%。

2019年3月14日的召回公告中,召回原因又一次出現車鎖問題。在2018年至今的20次召回中,汽車鎖止問題共出現3次,其中車門鎖止問題出現兩次。

李維的汽車雖未在召回之列,卻出現了鎖止問題。

金融服務費變代辦服務費

不僅汽車質量出現了問題,令李維更加氣憤的是,此次仔細檢查合同還發現星隆汽車存在收取高額不明服務費以及店內汽車保養欺騙消費的情況。

李維說:“我在店里上牌和服務費共花了1.4萬元,其中,4000元中有2000元是上牌費用,2000元是公證費用。最后合同中展現的是4000元的上牌費用。4S店和我說的是,10000元是金融服務費,但落在合同中是代辦服務費。”

李維稱,當時由汽車銷售親口向他說明費用去向在合同中變為其他項目,且在辦理掛牌與貸款期間,李維自己辛苦打車排隊辦理,并未體驗到代辦服務。所以李維希望能夠得到星隆汽車關于本項服務費的準確說法。

近日,長江商報記者以消費者身份走訪多家4S店。當問及金融服務費的具體內容時,有銷售人員向記者給出兩種說法:一種說法為服務費是消費者向汽車廠家的金融機構做無息貸款時所收取的,即使將服務費當作利息,其利率也遠遠低于消費者自己向銀行貸款的利率。另一種補充說法是在消費者買車之前的一系列咨詢及試車過程中,服務已經享受到,即已經被消費。

就記者走訪的情況來看,服務費在3000元至9000元之間,但走訪的兩家奔馳4S店目前均已取消。奔馳的銷售人員也特地向記者做出說明。

而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業內人士向長江商報記者表示,“金融服務費是貸款車出的,說白了就是4S店多吃消費者的錢,是一種貸款手續費。一般公司都會固定最低要收多少,每個牌子應該不一樣,金融服務費的收取與銷售提成有關,收的越多提成越高。”

讓人疑惑的汽車保養

除突然“改名”的服務費與頻發的質量問題外,李維認為自己被欺騙交易的汽車保養也是讓他堅持維權的重要原因。

李維表示,“我花4000元購買的終身A保(基礎A保養:包括在行駛里程達到奇數年份或者購車達到奇數年份時,可以在店里進行的機油、機油濾清器、全面車輛檢查、基礎車輛清潔保養),在合同中呈現的卻是贈送A保,而這4000元加到車價里面了。”他向長江商報記者展示了當時的購買合同,合同上終身A保養顯示為贈送項目。

而當李維到星隆汽車進行汽車A保養時,該店工作人員稱由于李維沒有購買本店B保養(基礎B保養:包括在行駛里程達到偶數年份或者購車達到偶數年份時,機油、機油濾清器、空氣濾清器、全面車輛檢查、基礎車輛清潔保養,基礎B保養標準服務共涵蓋21項檢查,除12項基礎A保養檢查外,還含9項檢查),所以贈送的A保養不能使用。

李維為避免車輛保養麻煩,不得不花費6362元,重新購買4次B保養套餐(平均1590.5元/次)。但在檢查合同時,發現合同中并未出現必須同時在本店買AB保養才能在本店享受A保養的條款。

談到這點時,李維十分生氣:“我去做A保養的時候告知我,如果不買店里的消費B保,A保不能用。但是合同里面沒有規定這個。現在他告訴我這個是必須的。如果按照購買合同來談,那我干嗎當初要買B保呢?”

李維認為星隆汽車有欺騙顧客購買B保養的行為,因此要求退還B保養未使用的剩余款項。

對此,長江商報記者近日以消費者身份到星隆汽車進行了咨詢。

在詢問汽車價格時,長江商報記者專門向銷售主管詢問了汽車保養問題,如果在星隆汽車購買AB保養,B保養的使用是否有所限制?

銷售主管稱B保養使用并無限制,在武漢的其他4S店也可使用,必要時店里也可向廠家提出申請轉為全國4S店使用。

第二天,長江商報記者向星隆汽車進行了電話采訪。

采訪中,記者同樣詢問AB保養的購買與使用地點是否有限制,銷售人員回復“有限制。在購買時會向客戶說明,現在AB保養4次,在4年內用完。另外,在本店購買必須在本店使用。最早購買的廠家保養,可以向廠家發郵件改成全國通用。正常情況下,在本店購買無論是廠家還是店鋪自己的集團套餐,都必須在本店使用。”

記者追加詢問,AB保養是否可以單獨購買?銷售人員稱,奔馳汽車的AB保養現在不單獨賣,必須A保養和B保養同時購買才能在店里使用。如果在店里只做A保養或者B保養,這種情況按照原價算單次購買。

在梅賽德斯—奔馳官網中,記者查到基礎A保養與基礎B保養是出現在星徽保養菜單中的兩個并列條款,沒有明確規定消費者在使用時兩者必須同時購買。

現場走訪時的銷售主管與接受電話采訪的銷售人員針對保養問題部分回復也存在差異。

在李維與長江商報聯系之前,已經與星隆汽車進行多次協商。目前星隆汽車的服務費發票已經補開,但拒絕服務費的退款要求。

關于汽車保養問題,終身A保養是由廠家贈送,李維仍可繼續享受。

B保養退款問題,截至目前,星隆汽車已經向李維退款4430元。扣除1932元,即李維使用的一次B保養是按照原價消費,而非購買時約定的套餐價格。

長江商報記者就李維汽車維權問題向湖北諾亞律師事務所進行了咨詢。

王培律師表示:“關于B保的購買是否存在捆綁銷售的問題,有待商榷;但是A保養屬于購買時贈送,那么贈送的服務應該正常享受商品服務”,“在享受A保養服務的時候強迫消費者買另一個保養,從合同的角度來說,4S店對于合同沒有完整的履約。而在公平交易的方面,也存在一部分問題的,畢竟本次交易對4S店和購車車主來說,地位是有一點差異的。”

“按原價扣除的情況,站在顧客的立場,6300元購買四次,退款時成為1900元一次。買進來一個價,退款是另一個價,消費者肯定是不認可的。”王培律師表示,“為什么按照原價來扣,因為消法那邊不允許。消費者選擇繼續投訴的話,建議消費者到汽車行業協會或者消費者協會繼續投訴。”

目前,李維已經準備到消費者協會和汽車行業協會進行投訴,長江商報記者將持續關注。

李維(化名)購買的奔馳GLA200。受訪者供圖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黑龙江p62几号开奖结果查询 网络捕鱼假日下载 福州麻将清一色什么牌 微信捕鱼大奖赛技巧 征途永恒赚钱 多少阅读量赚钱 甘肃划水麻将官网 技术文章怎么赚钱 天天捕鱼电玩版外挂脚本 小说阅读网可以赚钱吗 地下城勇士单人卢克怎么进入 为什么信贷员那么赚钱 wow如何赚钱最快2019 坚果工厂赚钱吗 系统下载赚钱 学电脑学哪些比较好赚钱 亿刻和今日头条哪个赚钱快